周不从心

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爱你了。

一塌涂地

你做的很好。
只是关于你没那么爱我这件事……
我还需要消化一段时间。

你可以,你当然可以做出最冷静理智的选择,你当然可以在大局前以伤害我为前提保护好你想要护住的一切。
但被一次又一次放弃的我,是不是也有权利小小地任性呢?是不是也有资格对这彻骨之痛感到失望呢?

我更希望我能放弃你。
但你真的无需担心。
我不会那么做的。
或许因为我生来就欠你。

你能哄哄我吗?
虽然没有你的安抚,我也会逼迫自己站立,再次投入爱你的洪流里。

可是,爸爸,
我是真的很难过啊。

我是真的很难过啊。

所有人都觉得他生而强大……坚强如斯,怎样伤害都无所谓。

他又不是不会痛。
可怎么就没人懂?

记一次耍流氓

*cp:笠松幸男&千城镜里(原创角色)

啾。
侧脸传来温热湿润的触感,即沾即走,但还是以接触点为圆心轰地炸开一股热流。

他瞬间僵硬,也不颤抖了,仿佛失去了操控身体的能力,不然,他怎么连转头质问千城都做不到呢?

千城温热的呼吸还不依不饶地铺洒在笠松的侧脸侧颈上,勾起肌肤阵阵战栗。
这一切像团野火,几乎要将他头发都燎着了。
偏偏还灭不掉。

怎么办啊怎么办。
再这样下去……

女孩的唇不留余地地贴上他的耳垂,甚至不怕死地抿了一下。

完了。

打他,
骂他,
使劲胡闹,
使劲发泄。

只要别放弃爱他。
怎样都好。

有时候啊有时候

我也有很烦躁很不耐烦什么都不想管的时候,吃饭时坐在家里使劲地抱怨使劲地骂着,说再也不管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尽力了,做不到了,我又没错凭什么总是我去哄着,而她的情绪我压根不懂,何谈缓解。
我感觉不是疲惫,是崩溃,累到崩溃,烦到崩溃,无奈至极。
于是用尽猖狂过激的言语,眼瞳里迸着火,喉咙里藏着剑。
然后半小时过后,我坐在她身边。
温言款款,小心翼翼,耐心至极。
像只鹌鹑。一只没骨气的鹌鹑。

可我能怎么办呢。

又不能不管她。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握着我的手,抱着我,怎样都好,让我知道你在身旁。
但倘若你于我无意,一切便罢,让我知晓我要坚强。

囚与留

这是一方拙劣的赌局。
这是一个拙劣的我。

我老觉得自己是处于配角位置的,所以不敢哭不敢闹,不敢暴露太多恋爱中女孩有的那些或许可爱或许诛心的小毛病。
我害怕真正的自己,着实的任性,会让你离去。于是在你离去时,也不敢多加挽留,挽留的表情语气克制又僵硬,真实的难受与伤心都锁在身体里面。

因为我内心深处是觉得留不住你的。
看着你的脸,脑海里却循环播放着电视里属于配角的情节。

一桩桩,一件件,囚住自己,放了你。

我害怕自己低声下气了,歇斯底里了,也只挣得多一秒的镜头,这一秒过后,你在意,总归离去的步伐留不住,徒增难受愧闷;你不在意,总归说出的话做的事收不回,我独自静默地离地狱更近一些。

可从前的自己分明不是这个模样啊。
曾信誓旦旦说过相信爱情,期待爱情,即使被孤单浸染,也把它当信仰供奉着的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呢?是被什么一点点磨平毁掉的呢?

啊,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啊。

我信仰的爱情,被真正的爱情,磨平毁去了。

世事吊诡,莫不如是。

星际孤岛的例行感伤和基本修养

自己要脱离的,就谁也怨不得。
是你将这个世界隔离在先,怎么能怪这个世界离开了你呢?

初中班群,我已经屏蔽很久,偶然看起,发现斗转星移,世事沧桑,被我遗忘了很久的地方与人们,也不出所料地遗忘了我。在群相册里一张张翻过,熟悉的面孔有很多,我却是连名字都快要忘记。我一边惊奇,一边感念,一边还臭不要脸地想在那些抓拍偷拍的过去里翻出一星半点自己存在过的痕迹。

教室的大半,很多个角度扫过,我看到很多人,恍若隔世的很多人,唯独没有我自己。就这样没有侧影没有背影连一点气息也不泄露地消遁了。就像过去的很多很多年光。

说失望也有一些,说感动也有一些。虽然我离开地很早,甚至可以说在大多数人的生命里都是连丝丝波澜也不曾划起的过客,少有融入,谈何离去?但是偶然想起,你们还在交谈,透过时光空间的重重阻隔望着彼此微笑,也会唤起我多多少少的感念。感念我少有经历、大半时间也不屑融入的,人与人之间脆弱又坚固的所谓“联结”。
生命的联结总是让人感动而心生艳羡的。

我可以预感到我将来也不会有任何长进,小学的自不必说,初中的已现端倪,高中的渐渐远去,大学甚至工作都可预见地淡薄冰凉。

说是不屑,实则不惯。
难以适应人际关系,靠些微光亮通往人类社会,也算人类吗?这样的我,也算人类吗?被懦弱侵蚀,困在自造的空城里,假装对身外的世界浑不在意,是为了掩盖什么呢?自己的无能为力与自尊散尽吗?

我无从辩驳,无言以对。
但总有些什么是好的吧。
至少,我自以为孤身一人,也活过来了不是吗?
只要清空感叹,摆正心态,一切就可以照常运行了吧?
反正这样的感受与孤凄来的也很偶尔。
我只需要明白这一切不过寻常,谁也怨不得就好了吧?

  我讨厌长大,特别讨厌。
  我根本不需要变得冷静强大,不动声色。
  如果可以不绝望,我宁愿懦弱到底。